老师,今天你读书了吗?

本文已发表在2011.8.8《山东教育报》总第819

近日,我的语文课代表小华到办公室送作业,她将作业轻轻地放在我的案头,然后问我:“老师,同学们都想让我问问您,我们初一的学生课外时间读哪些书好呢?”此时,我正在饶有兴趣的玩一款电脑游戏,听了她的话,我不禁一愣,然后思索了一会儿。是啊,这班孩子该读些什么书呢?一时间,我脑子里竟想不出一本书来,只好搪塞道:“等我想想,改天再告诉大家吧。”小华转身出去了,我关掉游戏,陷入了沉思……

这时,我又想起了前段时间在网上看到的一则消息:根据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开展的全民阅读调查,我国民众每年人均阅读图书仅有4.5本,远低于韩国的11本、法国的20本、日本的40本、以色列的64本。作为一个有着十三亿人口、五千年文明史的泱泱大国,国民读书现状实在堪忧。一个民族之所以伟大,是因为她的文化和智慧,因为她拥有杰出的人才。可眼下,我们的教师,人类文明之火的传播者,肩负着为国家和民族培养人才的重任,又读了几本书呢?

如今,我们的中小学校园里到处挂满了读书做人的标语和口号,几乎所有的学校都制定了五年甚至十年的宏伟读书规划,都在努力创建所谓“书香校园”。可现实情况却是,课堂上,老师屡屡被学生问的张口结舌,面红耳赤;办公室里,教师们不是家长里短的闲扯,就是沉迷于电脑游戏。对学生,张口就是“要多读书,读好书”,可自己呢?却从来没静心读过一本书。更为可怕的是,我们有的教师甚至连自己用的教材都没有好好的翻过,教案是从网上下载的,上课铃声一响,拎着课本就进教室,新课文现学现卖,遇到不会的知识就忽悠:“我看那个同学最聪明,替老师来解决这个问题?”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也。学生们都会了,又要你老师做什么啊?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,老师,你这不是什么“教学机智”,你这是在坑人,在教学生撒谎欺骗啊!

“是固教然后知困,学然后知不足也。”古往今来,教育实践一再证明,要想教好书必先读好书。特别是在知识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,教师读书不仅仅是个人的事情,不同于一般的怡情乐性,它还是教书育人的需要,是一种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。作为教师,更应该把读书学习和生活工作融为一体,将读书学习当作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,把教育由阶段性推向永久性,由一次性推向终身化。年年花相似,岁岁人不同。只有常读书常思考,才能不断更新教育观念和知识储备,将教师的“一桶水”演变成一条生生不息的河流,筛滤旧有,活化新知,积淀学养。一位教师的成功,不在于他教了多少年书,教龄如何之长,而在于他用心读了多少书,然后用心教了多少书。

苏霍姆林斯基被人们誉为“活的教育学”、“学校生活的百科全书”,他曾经这样叙述自己的读书生活:“我私人的图书馆里,在几间房子和走廊里,从地板直到天花板都摆上了书架……有成千上万册图书……我每天不读上几页,有时不读上几行,我是无法活下去的……”更为可贵的是,苏氏不仅通过广泛阅读,拓宽了知识视野,他还把这些专业知识转化为专业能力、教育思想,成就了自己伟大的事业。学以致用,不是无的放失。只教不读流于浅薄,只读不教则是纸上谈兵。一位好老师不仅在于读了多少教育教学书籍,更在于用了多少读到的思想、方法去改变自身的教育和教学工作。

教育是一项神圣而清贫的工作,读书是一项高雅却又艰苦的劳动。外面的世界很精彩,很热闹,所以我们教师要耐得住寂寞,守得住孤单,孤灯一盏,清茶一杯,在一卷书香里自由呼吸,浸润身心,在一卷书香里汲取思索,化茧成蝶。

老师,今天你读书了吗?

(本文已发表在2011.8.8《山东教育报》总第819)